伤城文章网 > 中医中药 > 关于中医药立法及其几个问题

关于中医药立法及其几个问题


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 社会 科学版) 2009 年 9 月第 10 卷第 3 期

166 法律

JOURNAL OF NANJING U NIVERSITY OF TCM( SOCIAL SCIENCE ) Vol 10 No. 3 Sep 2009

关于中医药立法及其几个问题
田侃
( 南京中医药大学经贸管理学院, 江苏 南京 210046)

摘要: 在介绍我国古代、 近现代以及当前的中医药法制的基础上, 剖析了当前我国中医药 立法存在的 问题并对 我国 中医药立法难点进行了分析, 为我国出台中医 药基本法提出了相关建议。 关键词: 中医药; 立法; 建议 中图号: D922. 16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9- 3222( 2009) 03- 0166- 06

中医药学是一门不同于西方医学的独特的 医学学科, 中医药的历史积淀是中华民族优秀 文化遗产的组成部分, 目前我国对中医药的立 法保护与促进发展尚有不足, 对中医药立法加 以研究并推动中医药基本法的尽早出台是当代 中医药行业从业者义不容辞的历史责任。 1 1. 1 中医药法制的渊源 古代中医药法制的发展 中医药起源于我国, 中医药法制的发展源 远流长, 最早可以追溯到殷商时代。当时的甲 骨文就记载了上层奴隶主贵族的不少疾病, 甚 至还有传染病、 流行病的记录。而且有规制明 确的主管疾病卫生事务的官员 期, 我国最早的 医院 小病臣 以 及医务人员的考核制度[ 1] 。到了周成王执政时 病坊已设立, 有所谓 为诸侯有疾病者之医药所居 。在春秋时期, 就有记载关于近亲婚配必致恶果的科学认识; 到秦时, 更有了关于优 生的具体的 法律条文。 晋唐时期, 我国古代法制建设渐趋成熟, 医药法 制相应也得到了发展。这一时期, 在医药行政 管理、 医学教育、 医疗机构设置、 医生的选拔录 用和政治经济待遇等方面都有相应 的法律规 范。宋元时期主要在以下几个方面对中医药作
收稿日期: 2009- 07- 06; 修稿日期: 2009- 07- 29 基金项目: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基金项目( ZYYL- 2008- 0018)

出相应的法律规范或促进其发展: 具慈善性质的医疗机构; 府倡导兴医灭巫;

政府兴办 政

政府为规范医院的

管理而制定 安济法 并给医生授予官职;

明令设置了专门的医学教

育机构, 重视医学教育。明清之际, 政府开办医 院与私营诊所甚为普及。明代官方的最高医学 机构太医院, 甚至还监管医学教育[ 2] ; 而清代的 医学教育则由独立的中央医事机构 太医院 直接负责, 至清中叶, 针灸一度遭废, 认为 针刺 火灸, 终非奉君之所宜 。在光绪年间, 开始设 立医学堂, 公开招收学员, 设有预科和本科, 专 事医生培养。 1. 2 民国时期中医药状况和立法[ 3] ( 1) 中医师资格考试。民国时期国民政府 的中医师考试有两种形式, 一种是列入全国高 等特种考试与医师、 药剂师等同属专门职业及 技术人员考试的中医师考试, 由国家考试院考 选委员会规定的时间报名、 体检、 笔试、 口试、 等 待评卷、 发榜, 及格者颁给 医中试 字编号的医 师考试及格证书; 另一种即是考试院考选委员 会就中医师报送的资历证件进行检核, 合格者 发给 医中检 字编号的医师考试及格证书。为 了规范中医师考试程序与办法, 1946 年, 考试

作者简介: 田侃( 1964- ) , 江苏扬州人, 男, 南京中医药大学医药教授, 博士生导师。

田侃: 关于中医药立法及其几个问题

第3期

167 基础。60 年来的中医药立法 工作大致可分两 个阶段[ 4] 。一是新中国成立初期的 50 年代, 国 家卫生部集中颁布了一些有关中医医政管理的 规章, 主要有: 1951 年 5 月 1 日, 卫生部发布了 涉及从业人员准入的 中医师暂行条例 和 中 医师暂行条例 实施细则 , 对中医 准入作了规 定, 凡中医师均须取得中医师证书或临时中医 证书, 方得执行中医师业务 ; 1951 年 11 月 30 日卫生部发布了涉及机构准入的 中医诊所管 理暂行条例 和 中医诊所管理暂行条例实施细 则 , 对中医机构准入作了规定, 中医诊所须向 当地市、 县人民政府领取开业执照, 方得开业 ; 1952 年 10 月 14 日, 卫生部发布了涉及中医考 试的 医 师、 中医师、 牙医师、 药师考试 暂行办 法 , 规定了中医师参考条件、 考试内容和考试 方法, 这是建国初期的中医师考试政策。1956 年卫生部下达关于废除 医师、 中医师、 牙医师、 药师 考试 暂行 办法 、 中医 诊所管 理暂 行条 例 、中医师暂行条例 等通令, 宣布上述规章 废止。二是从 1978 年底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 会至今, 我国 1982 年宪法规定 国家发展医药 卫生事业, 发展现代医药和我国传统医药 , 从 此确立了中医药的法律地位, 为中医药事业的 健康发展奠定了坚实的法律基础。目前, 在国 家层面已经形成了一整套包括专门规范和相关 规范在内的中医药法律体系。专门规范可分两 类: 一类是专门的中医药法律规范, 如 中华人 民共和国中医药条例 、 中药品种保护条例 、 中医药继续教育基地管理办法 等; 另一类是 对于中医药同样适用的医药类一般法律规范, 如 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 、中华人民共 和国执业医师法 等, 这些法律既是医药类的一 般法律, 也同样适用于中医药管理。相关法律 规范如 中华人民共和国价格法 对药品定价的 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 、 中华人民共 和国商标法 对中药知识产权的保护等。自 20 世纪 90 年代以来, 中医药地方立法得到了各地 政府和人大的广泛重视和支持。截至 2008 年 11 月 28 日, 我国已有 26 个省、 自治区、 直辖市 结合本地区实际情况, 制定了中医药相关的地

院相继出台了一系列考试须知与办法。如 专 门职业及技术人员考试特种考试应 行公告事 项 、 专门职业及技术人员考试中医师考试开 始报名通告 、 办理三十五年专门职业及技术 人员特种考试中医师考试补充事项 、 中医考 试申请检核须知 等。这些文件明确规定了考 试的时间、 地点、 资格、 条件及应试科目与报名 办理办法等。 ( 2) 中医师资格认定。民国时期国民政府 在其 中医条例 的第一条即规定中医师的任职 资格认定标准, 曾经中央或省市政府中医考 曾经中央或省市 中医学校毕业得有证 试或甄别合格得有证书者。 政府发给行医执照者。 书者。

曾执行中医业务五年以上者。 由于该

条例的规定较为宽泛, 又通过立法 中医审查规 则 对其 作了补充规定。此外, 1943 年的国 民 政府颁布的 医师法 也在一定程度上确保了中 医、 西医的平等法律地位, 并考虑到了中西医师 的差异, 对取得中医师资格作了进一步的规定。 ( 3) 中医师开业。根据其时国民政府的一 系列关于中医管理的规定, 中医师开业基本上 应经以下流程: 申请医师证书 取开业执照 请求注册, 领 开 加入所在地区医师公会

业。对中医休业、 停业、 复业等问题, 民国时期 的中医管理法律也作了相应的规定。 ( 4) 中医师医德规范和法律义务。中医师 医德规 范 和 法律 义 务 主 要 体 现在 国 民 政 府 1943 年颁布 的 医 师法 中, 主要 有以 下几 方 面: 中 医师应遵守职 业道德, 履 行中医师 职 中医师应付起对整 责, 尽职尽责为患者服务; 律义务;

个社会人群的健康和人类生命质量的提高的法 医师应依法履行职责, 不得利用医师 的身份违法乱纪或牟取不正当利益。这对我们 今天医师法的修订、 中医药立法仍有一定的借 鉴意义。 2 新中国成立后的中医药立法 新中国成立 60 年来, 党和政府始终高度重 视中医药事业的发展, 制定了一系列有关中医 药的方针政策, 不仅为中医药事业发展提供了 有力保障, 也为中医药法制建设奠定了良好的

168 方性法规, 香港特别行政区也制定了适合地区 特点的中医药专门法律条例。这些法律规范为 中医药行业健康发展、 政府依法实施有效监管, 提供了法律保障和依据, 也对规范、 保护和发展 各地的中医药事业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 3 我国当前中医药法制建设现状与核心问题 尽管我国在中医药立法方面取得了巨大的 成绩, 中医药事业的健康发展也有了基本的法 律保障, 但由于经济社会发展、 学术观点差异以 及立法技术等方面的原因, 中医药法制建设仍 存在不少亟待解决的问题。 首先是我国始终未能制定一部层次较高、 体系完整的中医药基本法, 这使得现行的中医 药立法处于无序状态, 立法工作因而难以呈现 规划性、 统一性和系统性, 立法体系的不健全, 主要体现在以下 2 个方面: 立法层次低, 缺乏 法律层面的专门立法。中医药基本法的草拟稿 虽已制定并列入 2008 年国务院法制办的立法 计划, 但目前中医药领域的最高立法仍为国务 院于 2003 年制定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条 例 , 这也是建国以来首部规范我国中医药管理 及其相关工作的行政法规。因此, 中医药监管 中的重大问题不得不适用位阶较高的医药卫生 一般法律, 如 中华人 民共和国药品 管理法 、 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 等。由于中医药 具有强烈的自身特色和规律, 这两部法律对于 中医药的管理和中医药的发展均存 在诸多不 便, 一定 程度上 导致 了中 医药 监 管的 不适 当 西 化
[ 5]

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 2009 年 9 月第 3 期

充, 执行效力受到限制。由于全社会法治观念 相对淡薄, 在中医药基本法律缺失的情况下, 一 些规范性文件成为适用范围较广的法律依据, 这种现象恰是中医药法律体系不完善的表现。 4 我国当前中医药基本法的立法难点分析 4. 1 关于中医药基本法的法律名称 虽然中医和西医的发展和并存已经有几千 年的历史, 但尚无法定专门的分类称谓, 只是在 特定条件下, 即西学东渐形成在中国境内两种 医学体系同时并存的局面时, 为了区别称谓, 才 逐步产 生这两个概念。它们是从 西学 、 中 学 两个概念中衍化出来的, 与 中学 两个概念所强调的 中 西学 这 西 的差 别一样, 中

医 、西医 这两个概念所主要界定的是两种医 学体系的起源和发展的地域性差别。 中医 是 指起源和形成于中国的医学体系, 是对在中国 起源、 经过几千年发展所形成的整个医学体系 的抽象和概括。 西医 是指起源和形成于西方 的医学体系。 现代汉语词典 中把中医解释为 中国固有的医学 , 西医是 从欧美各国传入中 国的医学 。这种解释在原则上是正确的。 中医药、 民族医药和民间医药在概念的内 涵和外延上虽然存在一定差别, 即从狭义上看 中医药、 民族医药和民间医药的概念的内涵和 外延有所不同, 但三者无论起源地域还是理论 的关联度都都应该是中国传统医药大体系的重 要组成部分, 在中国各民族法律地位完全平等 的宪法法律框架内, 过于强调尤其是民族医药 的独立性并制定特别保护的法律规范反倒可能 不利于中医药学整体的学术繁荣, 甚至某种意 义上也不利于国家社会的和谐稳定。中国统一 的中医药学体系必然包涵了民族医药的知识体 系, 民族医药是我国中医药学不可分割的组成 部分, 民族医药应与中医药的其他重要的地域 流派一样享有完全平等的法律地位。 中医药 这一名称能够涵盖其发展的全部 历史和成就。现有的中医药基础理论和学术体 系大都是在古代形成的, 在某种意义上可以称 其为传统医药, 但是现阶段的中医药正在现代 科学技术快速发展的推动下, 逐步走向现代化,

。同时, 由于缺乏法律层面的专门立

法, 相当一部分中医药行政规章和地方性法规 缺乏 上位法依据, 如 中医医疗机构 管理办法 ( 试行) 、 中医师、 士管理办法( 试行) ( 均由国 家中医药管理局 1989 年 1 月 14 日颁布) , 两部 法律文件均存在法律依据问题, 在法律规范中 常得避之, 此类规章的合法性及其是否能在司 法审判中予以使用存在困惑
[ 6]



法律以外的

规范性文件占有较大比重。一个完整的中医药 法律体系应当由中医药法律、 行政法规、 地方性 法规以及部门规章构成。法律以外的规范性文 件一般具有政策规范性, 但只是法律规范的补

田侃: 关于中医药立法及其几个问题

第3期

169 充分考虑医疗服务安全的前提下, 结合我国国 情, 通过立法在执业医师之外根据中医医疗服 务人员的专长 和服务范围增设民间医生的类 别, 并对其取得资格的程序和执业注册进行规 定。为规范民间医生的执业活动, 或可规定民 间医生不得从事规定的中医药服务范围以外的 诊疗活动, 同时规定应在限制区域内的基层中 医医疗机构注册执业, 或申请个体行医, 使民间 医药这朵中医 药的奇葩绽放出合法的独特光 彩, 更好地服务于中国人民。 4. 3 中医坐堂医问题 在医疗市场化 过程中, 一些药 店以 坐堂 医 名义进行所谓的 健康咨询 和 义诊 活动, 多有夸大病情, 误导就诊者购买药品、 保健品、 医疗器械, 牟取不正当利益的行为, 导致贻误患 者病情, 危害了患者的生命健康权益, 因此, 药 店 坐堂 行为一定程度上被视为非法行医。但 是, 中医坐堂在中国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 在保 障公民享有安全、 有效、 便捷的中医药服务方面 具有积极作用。基于此, 卫生部、 国家中医药管 理局于 2007 年 9 月 26 日颁布了 中医坐堂医 管理办法 ( 仅供试点工作使用) , 适用于药品零 售企业申请设置中医坐堂医诊所。 中医坐堂 医管理办法 对于充分发挥中医坐堂医的作用, 构建符合中医特点的中医药服务体系, 更好地 满足群众对中医药服务的需要具有现实意义, 但中医坐堂医曾经的作用远未完全发挥[ 7] 。因 此, 在中医药基本法中应考虑设立适应目前中 国国情和中医发展现状的中医坐堂医制度, 在 法律层面规制中医坐堂行为, 使这一传统的安 全行医方式完全合法化, 更好地弘扬传统中医 药文化, 更好地服务于广大患者。 4. 4 关于野生中药材资源保护与利用 野生中药材资源的保护不仅关系到中医药 事业的可持续发展, 而且关系到人民群众切身 的健康利益。 野生药 材资源保护条例 ( 1987 年) 颁布 20 余年, 客观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 野 生药材资源现状令人担忧, 几乎肯定难以适应 中医药事业发展的实际需要。因此, 在中医药 基本法中构建野生药材资源保护制度时可作以

其现代化的新成就及经过研究而形成的中医药 的新成果, 已不再是本源意义上的传统医药, 而 是具有了现代内容的中医药。显然 传统医药 这一名称不能够涵盖中医药现代化的成就, 把 中医药称为传统医药是不够准确的。 传统医 学 是对世界各个国家古老医学的通称, 起源于 中国的古代中医药也是世界传统医 学的一部 分。与 传统医学 对应的是 现代医学 , 现代 医学既包括与现代科技紧密相连的西方医学, 也包括运用现代科学理论及技术发展起来的现 代化的各国原有医学。所以经过现代化研究渗 透的中医药虽然继承了传统, 但经过创新以后 的知识成果应当属于现代医学体系, 而不能简 单归结为传统医学。如果用 传统医学 来界定 中医药的话, 那么相对应的就要用 现代医学 来界定西方医学, 这无形之中也贬低了中医药, 同时也难以体现中医药的全部特色, 无法与其 他国家和地区的原有医学区别开来, 甚至会给 其他国家已有的中医药立法工作带来混乱, 影 响中医药在国际上的影响力和传播。作为中医 药的发源地, 我们应当明确中医药的法律地位, 树立其权威, 明确中医药从广义上看是包含民 族医药在内的中国原有医学体系。 4. 2 中医师分类与管理问题 现行法律规定的中医师分类管理缺乏系统 性, 体现 中医专业特点 不够, 执业 范围不够 明 确。一方面, 我国幅员辽阔, 乡村地区中医药资 源亦相对丰富, 因而在广大农村地区需要相当 数量掌握基本中医药知识的初级中医师; 另一 方面, 具备中医药专业高级实践技能的中医药 从业人员却难以取得与其水平相应 的资格证 书。因此, 应根据中医药自身的专业特点, 建立 相对独立的中医师分类管理制度是必要的, 例 如, 可借鉴香港地区对中医师分类管理的规定, 把中医师区分为注册中医师和有限制的注册中 医师。中药师也应分类执业。 民间医药从来是中医药的重要组成部分, 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 颁布实施后, 民 间还有相当一部分能够提供安全、 有效中医药 服务的人员不能取得合法行医资格。为此, 在

170 下考虑: 一是明确保护与合理利用相结合的原 则, 维护生物物种多样性, 切实保障中药材资源 可持续发展; 二是完善资源保护制度, 实行野生 中药材物种分级保护与利用制度并予以有效的 监督以及严格有效全面的法律责任; 三是明确 资源保护措施, 建立保护和抚育区, 实行采伐、 狩猎国家野生中药材保护物种许可制度, 明确 禁止采猎的范围并明确法律责任; 四是建立资 源保护预警机制; 五是鼓励研发中药材新药源, 鼓励科学的培育野生中药材, 扶持濒危野生中 药材人工代用品研发, 强化人工养育中药品种 和野生药材的品质对比研究。 4. 5 中医药知识产权保护问题 传统知识保护目前是世界上许多国家高度 重视的, 并已制定了相关的国际公约, 作为传统 知识主要代表之一的传统医药知识, 一些国家 已经通过立法对本国的传统医药知 识予以保 护, 以维护本国的利益, 我国在这方面的立法尚 不能对中医药中的传统医药知识实施切实、 有 效的保护。因此, 为了给中医药传统知识营造 一个更加良好的保存与使用环境, 应通过对中 国 中医药知识 的正名、 赋权, 创建一套适宜的 专门保护制度。中医药知识产权的保护是制定 中国知识产权国家战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在构建中医药知识产权专门保护法律制度时可 作以下规定
[ 8, 9]

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 2009 年 9 月第 3 期

以下规定: 一是明确医疗机构中药制剂严格准 确的法律概念, 医疗机构中药制剂是经长期临 床使用、 安全有效的经验处方, 以固定处方调配 方式形成的制剂; 二是建立医疗机构中药制剂 分类管理制度。要求传统剂型的中药制剂实行 备案制度, 非传统剂型及含限制使用饮片的中 药制剂实行注册制度; 三是明确中药制剂配制 的条件, 应按传统剂型的配制特点要求; 四可明 确治疗特定疾病的中药制剂品种经批准可在一 定范围的医疗机构间使用; 五是通过相应立法 明确被准许的医疗机构中药制剂一般应限制在 口服、 外用等传统剂型领域以确保用药的安全。 5 中医药基本法的立法建议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 的立法工作是 一项重要而复杂的系统工程, 在中医药法的具 体制度设计上, 要以党的中医药政策为指导, 充 分吸收我国既有的中医药立法的经验与教训, 也应借鉴国外的相关立法内容, 还要考虑与相 关国际法的平衡, 并且考虑我国医药卫生体制 改革和中医药事业发展的现状以及与国内相关 法律的协调, 甚至要均衡考量各相关利益方的 合理诉求, 因此, 制度的设计具有相当的难度, 立法者要有很 高的政策水平和丰富的立法经 验, 在确立法案框架的基础上有许多具体的立 法节点需要仔细研究, 如中医药、 中医师、 中医 医疗机构等的涵义, 中医药事业发展的方向与 原则, 中医药从业人员的范畴与权利义务, 中医 药教育与研究的改革与创新, 中医药的传统师 承教育模式, 中医药传统知识与知识产权的保 护, 野生药材资源的保护, 中医药相关准入制度 的设立与管理, 中药生产与流通的质量管理, 医 疗机构中药制剂, 中医药行业协会的功能与作 用, 中医药文化的传播与国际交流, 违反本法的 法律责任等。由于我国现有立法体制基本仍是 行业部门立法, 部门熟悉本领域的工作, 这对法 案内容的全面周详是有益的, 但也常常会出现 因部门利益之争而搁置法案, 甚至阻碍法案的 出台, 从而严重影响相关领域的事业发展的情 况。所以初始的问题研究应当充分而全面, 但 纳入法案范围的内容是有限的, 如果我们希望

: 一是建立 中药复方的秘 密数

据库; 二是建立针对处方和炮制工艺的特殊保 护制度, 包括建立处方登记制度、 对国有处方和 炮制工艺的保护等; 三是建立中药复方药物种 质资源保护制度; 四是建立传统中药复方资源 持有人制度, 包括传统中药复方资源持有人制 度、 建立相应的国家中药复方传统资源委员会、 传统中药复方资源申报制度等。 4. 6 医疗机构中药制剂问题 医疗机构中药制剂是中医药特色在临床运 用的具体体现, 是发挥中医药特色优势必不可 少的重要途径。当前社会各界包括中医药行业 对医疗机构中药制剂问题反映颇多, 说明医疗 机构中药制剂的监管制度有待完善。因此, 为 解决医疗机构中药制剂问题, 中医药法似可作

田侃: 关于中医药立法及其几个问题

第3期

171 十章法案的条款最好控制在 70 条左右, 不 宜求全贪多, 内容多则争议多, 法案不易通过, 初拟草案应首先明确中医药与西医药在我国平 等发展的法律原则, 规范中医药事业发展中最 重要的问题, 多宏观规定填补中医药立法空白, 预留足够中医药管理下位法的立法空间, 争取 我国中医药基本法立法的早日成功。
参考文献: [ 1] 卫生部卫生法制与 监督司. 卫生法 立法研 究 生法课题汇编[ R] . 北京: 法律出版社, 2003. 206. [ 2] 袁莹, 郭 义. 中国 古代 中医 法 规考 [ J] . 中华 中医 药 学刊, 2008, 26( 2) : 353. [ 3] 文庠. 南京政府时期中医 政策法 规述评 [ J] . 南京 社 会科学, 2005, ( 4) : 47- 48. [ 4] 桑宾生. 建国以来中医药法规 立法现状与 结构分 析 [ J] . 中医药管理杂志, 1997, 7( 2) : 12. [ 5] 李哲, 鲁兆麟. 浅议我国现 行中医药 法制体 系制度、 现状和存在 的问 题[ J] . 中医药 管理 杂志, 2007, 15( 9) : 641. [ 6] 李哲, 鲁 兆 麟. 论 我 国 中 医 药 法 律 层 面 专 门 立 法 国外的经验 和 启示 视角 [ J] . 中 国 自然 医学 杂志, 2008, 10( 1) : 6. [ 7] 赵同刚. 卫生 法[ M ] . 北 京: 人民 卫生 出版 社, 2008. 307. [ 8] 中国中医药年鉴( 学术卷) 编辑委 员会. 中 国中医 药 年鉴 ( 学 术 卷 ) [ M] . 上 海: 上 海 中 医 药 大 学 出 版 社, 2008. 447. [ 9] 田 侃, 陈 瑶. 医 药 卫生 法 [ M ] . 北 京: 科 学 出版 社, 2005. 295. 卫

法案能够尽早出台并顺利通过, 可能在法案的 设计上在不违反立法原则和宗旨时应尽量兼顾 各相关方面的利益, 搁置短期内无法解决的争 议, 以充分理由说服不同意见, 达成一个涵盖中 医药事业发展重大问题的一定篇幅的易为各方 接受的方案, 送呈有关部门进入立法的下一个 程序。方案设计时应认真考虑, 如中药生产与 流通监管的具体规制和医疗机构中 药制剂问 题, 由本法规定还是留待药品管理相关专门法 律法规的修订完善去解决? 中医药从业人员界 定是否不宜过宽以免引发部门争议? 准入制度 的设置是否亦不宜多? 中医药知识产权保护的 制度创新短期内是否恐难有实质突破? 法律责 任的设置更须仔细斟酌以不与他法冲突并且保 有足 够的 威慑 力以 维护 法律 实施 后的 严肃? 基于上述考虑, 试提出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 医药法 的十章制度框架如下: 第一章 总则 第二章 中医药发展与管理 第三章 中医医疗预防保健机构 第四章 中医药从业人员 第五章 中医药传承、 教育与科研 第六章 传统知识与野生药材资源保护 第七章 中药生产、 流通与使用 第八章 中医药文化传播与学会 第九章 法律责任 第十章 附则

A Few Problems concerning Chinese Medicine Legislation TIAN Kan ( College of Economic and Trade Administration; Nanjing University of Chinese Medicine, Nan jing, Jiangsu , 210046, China) ABSTRACT: Based on Chinese medicine legislation from ancient to modern t imes, the author presents an analysis on the problems in Chinese medicine legislation at the present t ime and makes some suggest ions on the basic laws on Chinese medicine and pharmacology. KEY WORDS: Chinese medicine and pharmacology; legislation; suggestion


搜索更多“关于中医药立法及其几个问题”

网站地图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伤城文章网 5xts.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伤城文章网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