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城文章网 >  > 政治家与文学家的冲突和纠葛——建国后郭沫若的身份困惑_图文

政治家与文学家的冲突和纠葛——建国后郭沫若的身份困惑_图文


J un l f E T S ca S i c s dt n Au . 0 ,o.1 . o ra o   S C(o il ce e  io ) g2 9V 1 No     U   n E i 0 1, 4

政 治 家 与文 学 家 的 冲 突和 纠葛 
建 国后 郭沫若 的身份 困惑 
口陈 占彪
【 摘

[ 上海大学 上海 203】 025  

要】 建国后,担 负政治要 职的郭沫若在文学的道路上越走越 窄,他 的功利化 、工具化的  

艺术主张也越来越趋向极端 , 这种在文学创作 中高度体现政治第一、 政治正确的政治性要求, 导致  了一种 歌 颂 光 明、拒 绝灰 色、 对 悲剧 的 “ 乐颂 ”式的文 学观 。然 而,郭沫若 文 学 家的精 神 气质 , 反 欢   又使得他 内心渴求 “ 本真” 厌恶 “ , 虚伪” ,于是在私人世界里, 郭沫若显得焦躁、 懊恼和痛苦不堪。   郭沫若的公众形象与私下形 象的巨大反差正是政治家与文学家两种 不同身份冲突的表现 , 而建国后  的他正身陷在这政治与文学的漩涡中无法 自 。 救 

【 关键词】 建 国后的郭沫若; 政治家; 文学家; 身份 困惑      
【 中图分类 号】 0  13 【 文献标 识 码】   A [ 文章编 号]0 88 0 (0 90 —0 90   10 .1 52 0 )40 4 —5

郭 沫若 早 年 主观 的 、抒情 的 、创造 的 、青春 的  文 学创 作 为他 赢 得 了 巨大 的文 学 声誉 ,并 奠 定 了他  的文 学地 位 。建 国后 ,他 担 负 了全 国人大 常 委会 副  委 员长 等 政 治要 职 , 由于其政 治 家 的身份 ,使 得他  的功 利化 、工 具 化 的艺 术主 张也 越来 越趋 向极 端 ,  

主席。没有用毛主席思想来武装 自己,所以阶级观  点有 的 时候 很模 糊 【 。 J   1  
这就 是 郭沫 若著 名 的 “自焚 ”说 ,话一 出 口,   举世 震惊 ,然 而 ,在 是 年7 目,身 为亚非 作 家紧  月4 急会 议 中 国代表 团 团长 的 郭沫 若在 北 京再 次发 言 ,  

然 而 ,郭 沫若 文 学 家 的精神气 质 ,又 使得 他 内心渴  求 “ 本真 ” ,厌 恶 “ 虚伪 ” ,建 国后 的他 身 陷在 这政 
治与文 学 的漩 涡 中无法 自救 。  


就他 先 前 的焚书 说 对外 人造 成 的惊 愕 有所 解释 ,他  再三 强调 :“ 格 地说 这是 我责 任感 的升 华 , 全是  严 完
出 自我 内心深 处 的声音 。 ”…  其 实他 的 “ 书 ”论  焚 并 不是 不 能理解 的 ,也并 不算 偏 激 ,不但 能理 解 ,  



政治 第一 ,政治正确 

而 且不 偏激 ,甚至 是 实事 求 是 的 。试 想 , 以无 产 阶  级 文化 的尺子 来度 量 他 以前 的作 品,焉 有存 在 的价 
值 呢 ?8 5 月2 日,他 回信 徐 正之 ,就他 的焚 书说再 次  解 释 :“ 凰每经 五 百年 要 自焚一 次 ,从火 中再 生 。 凤   这就 是我所 说 的 ‘ 掉 ’ 烧 的意 思 。 【4 他之所 谓 “ ”2。 】9 焚  书 ” 便是 以新 的政 治标 准来 进 行文 艺上 的 自我 更新  ,

建 国后 , 郭沫 若在 他那 条沿 途 贴满 了标 语 的文 
艺道 路上 越走 越 窄 ,越走越 险 ,1 6 年4 1 目,在  96 月 4

全 国人大常委 会一次会议上 , 郭沫若竟说 出这样 的话 :  

在 一般朋 友 们 、同志们看 来 ,我 是一 个 文化 人 ,  

甚至于好些人都说我是一个作 家,还是一个诗人 ,   又是 一个什 么历 史学家。几十年来,一直拿着笔杆 
子在 写 东西 ,也 翻译 了一些 东西。按 字数 来讲 ,恐 

和重 生 ,在 一定 程 度上 来 说 ,这 是他 的真 诚 ,不过 
这 是一种 幼稚 的 、浪 漫 的真 诚 。  

其 实类 似 的 “ 书 ”说 ,他 在三 十 多年前 就 曾  焚 说 过 ,13 年8 6 9 3 月2 日,郭沫若 在 为乐 华 图书公 司出  的 《 若 自选集 》写 的序 言 中便 说 :“ 沫 认真 严格地 说  时 ,凡 是 我转 换 了方 向 以前 的 作 品 ,确 实地 没有 一 

怕有 几百万字了。但是,拿今天的标准来讲 ,我以   前所写的东西,严格地说 ,应该全部把它烧掉 ,没  有一点价值。主要原 因是什 么呢?就是没有 学好毛 

【 收稿 日期 】 20 08一o —2  9 2 【 金项 目】 2o 年 度 四川省 教育 厅人 文社会 科 学 ( 基 08 郭沫 若研 究 )项 目阶段 性成 果 ( Y 0 8 0 ) G 2 0L 3  【 简 介】 陈 占彪 (9 6 )男 ,上 海大 学 中文 系博 士后 ,上海社 科 院文学 所助 理研 究员 . 作者 17 一  

Jun l f S C(o il c n e dt n Au .0 9 o.1 . o ra o  T S ca S i c s io ) g2 0 , 1 No4   UE   e E i V 1,  
篇 是可 以适 意 的。 3 ”[ 1 是他那 时没 有建 国后 的地   只 忘 民”的陈 国柱 的 《 革命诗 钞 》却 几无人知 ,可见 ,  

位 和身 份 ,人 微 言轻 ,当然 也不能 产生地 震 般 的效 
果 了。  

以“ 政治 正确 ”来批 评和指 导文 艺创 作是 有很大 问  
题 的。  

这 是他 以 “ 治标准 ”对 自己作 品 的 自我否 定 。 政   以当时 的标准来 讲 ,他过 去的作 品可 以说 是不合 格  的 ,故而 也就没 有存 在 的价 值 了。作 为党派 知识 分 
子 ,他视 政治第 一 ,政治 正确 为文艺 的生命 ,正是 

在 14年 , 98 他作 为即将诞 生 的新政权 的文化 “ 代 
言人 ”痛 斥 了 “ 红黄 蓝 白黑 ”五色 “ 反动文 艺 ” ,桃 

红 小生沈 从文 、蓝衣 监察 朱光 潜 、黄 帮 弟兄 、 白面  娄 罗 以及 黑色 买办 萧乾等 都得 到一 一清算 和警 告 。   至 于郭沫 若 的评判标 准 面言 ,依 然是政 治正确 。他 

基于 此 ,他 才会 发出那些惊 世骇俗 的焚书 论 。   只有 作品 ,不讲政治 的作家便 是 “ 不 附体 ” 魂 ,   只 讲政治 ,没有 作品 的政 治便是 “ 游魂野 鬼 ” 9 1 。14  年 1 月l 日, 2 7 郭沫若在 赠送左派作家潘梓年的诗中说:  

说 :“ 凡是 有利于 人 民解放 的革 命战争 的 ,便是 善 ,  
便 是是 ,便 是正动 ;反 之 ,便 是 恶 ,便 是非 ,便是  对 革命 的反对 。我 们今 天来衡 论 文艺也 就是 立在这 
个标准 上 的,反谓 反动 文艺 ,这 是不利 于人 民解放 

提 高党性遵 逻辑 ,  
写好 文章是 作 家。   在 郭沫若看 来 ,人 是 “ 治的动物 ” 政 ,作 家是脱  离不开政 治 的:“ 朋友们 , 你们 不要 以为我们 过分 强 
调 了政 治 的要求 ,或者 以为 在这样 紧迫 的政 治斗 争  中文艺 失掉 了它的效用 。不 ,这些都 是错误 的认识 。  

战争 的那 种作 品 、倾 向、提 倡 。 5 ”L今天来 看 ,沈 从  J

文 、朱 光潜 、萧 乾等人 的文 艺成 绩重 新得 到 了世人 
的承认 ,可 见 , 以 “ 治正 确 ”来批评 和指 导文 艺  政 创作 的确存在 很大 问题 。   他 将 已有定 评 的作 家也 拉入 政治 正确 的轨道 来 

人类是 ‘ 治的动物 ’ 政 ,离开 了政治 的要求 ,人类便  只好 是动 物而 已。一切 社会 活动都 不 能脱离 时代 的 
中心 要求 ,文艺 何 能两样 ?文艺 正是极 犀利 的政 治  斗争 的武 器 ,我 们今 天不仅 不能搁 下我 们 的武器 ,  

加 以解 释 。郭沫 若说 到鲁迅 对于 木刻 的贡献 时说 :  
“ 的木 刻技术 是 由他 首先 由国外介 绍过 来 的,但  新 更重 要 的是他在 意识 上的照 明。他使 木刻 由匠技 成  为艺 术 ,而且成 为 了反帝 反封建 的最 犀利 的人 民武  器 ,木刻 没有走 过 怎样 的冤 路 ,一 出马便 以健全 的  现实主 义 ,配合 着人 民的要求 ,紧迫着 时代 的动 向,   迈进 了它 的大步 。 4   9 7 月l 日,纪 念普 希  ”[“ 14 年2 0 1

更应 该磨炼我 们的武 器 ,使 它更加犀 利起来 ”【6。 3  】  在他看 来 ,作家 与政治要 亲密无 间 ,合二 为一才对 。   袁 枚在 《 园诗话 》中云:“ 史三长 ,才 、学 、 随 作   识 ,缺一不可 。余 谓诗亦 如之 ,而识最 为先 。非 识 ,   则才与 学俱误 用矣 。 9 1 ,郭沫若 在读 书札记 中  ”16 年 称 袁 的这一看 法“ 良有见地 ” 他这 样阐释 道 :“‘ ’ 。 识 

金逝 世 l0 l年时 ,郭沫 若说 :“ 是人 民的朋友 ,站  他
在人 民本 位 的立 场 , 以文 艺 的武器 来诚心 诚意 地替  人 民服 务 。他采 用着 人 民的语 言 ,利用着 民问的传  说 、历 史上于人 民翻 身有 关 的故事 ,作 为他 的创作  工具 和材料 ,以促进 人 民的解放 。 4 ”【 J   他对 作家作 品的评价 无不 是 以 “ 治正确 ”为  政
主要 立论 的依据 。  

即今言 ‘ 思想 性 ’ ‘ 。 识最 为先 ’ 即今言 ‘ 治第一   政 。
误 用才 与学者亦 有其 ‘ ’ 识 ,特 ‘ ’其所 ‘ ’耳 。 识 识   彼 反对政 治第 一者 ,在彼亦 为 ‘ 治第 一 ’ 政 ,乃 ‘ 反  动 政 治第 一  也 。彼 反对阶 级斗 争者 ,在彼 亦 正进 
行 其 阶级 斗争 ,彼 站 在 反 动 阶 级 立 场 而 进 行 斗 争 

也 。 5 他还 说 :“ ”Lj J 对创 作 来说 , 思想 、立 场 、劳  动 、实践 等是最 重要 的,这就是政 治第 一 。 6们他  ”[3 】 主 张 ,在 文艺活 动 中首先要有 强烈 的政 治 意识 。   有 了政 治第一 的意 识 ,还 要坚 持 “ 政治 正确 ”   的方 向,郭沫 若对 文学价 值 的评论 及文 学理 论 的论 

二 、欢 乐颂 
同样 对文 学抱有 功利 主义 和工 具主 义 的观 点 ,   鲁迅 主张文 学 的抗争性 , 郭沫 若主张 文学 的宣传性 ,   因此 ,前 者注 重 负面暴露 ,后 者注 重 正面鼓 舞 ,前  者是 一支 悲怆 曲 ,后者 是一 曲欢乐颂 。   “ 悲剧将 人生 的有价 值 的东 西毁 灭给人 看 ,喜  剧将 那无价 值 的撕破给 人看 。   ∞ 因为如 此 ,悲  ” 正 剧 的艺 术感 染力 和震撼 力往 往更 甚 于喜剧 , 郭沫若 

争也 多 以 “ 政治 的正确 与否 ”为主要评 判标 准 。   14年2 99 月他 在为 陈国柱 的 《 革命诗 钞 》作 的序  中说 :“ 杜少 陵 曾以此 ( :指杜之诗 史 )见称 于  昔 案
世 ,而有 每饭 不忘 君之誉 ,继周 ( :指 陈 国柱 ) 案  

则每 饭不 忘 民者也 。形式 系 旧有者 ,律 之 工雅远 不 
逮 杜 ,而意 识则远逾 之 。 [l 而 ,今天来 看 ,“ ”3 然 】 每 

也是这样认为, 自己说:“ 他 一般的说来, 悲剧 的教  育 意义 比喜 剧 的更强 。… …悲剧 的戏剧价 值 不是 在 
单 纯 的使人 悲 ,而是 在具 体地激 发 起人 们把 悲愤 情 

饭 不 忘君 ”的杜 甫诗 史仍 为人 所吟 诵 ,而 “ 每饭 不 

J u a o   S C(o i  ce c s dt n Au .0 9V 1  No4 or lf n   UE T S ca S in e  io ) g2 0 ,o.1 . l E i 1,  
绪化 而 为力 量 , 以拥 护 方生 的成 分而 抗 斗将 死 的成  分 。 65 ”【2 郭沫 若又 在致刘 钟武 的信 中说 : ]7   可是 一个 大 问题 。 [3 他在评 曹 禺的 《 雨》时说 : ”6o 1  雷   “ 因此他 的全剧 几 乎 都蒙 罩着 一 片浓 厚 的 旧式 道德 

( 部 聂政  剧 情 ,我看 了,聂 政 未 死 ,且 纠 ( 全   合 民军 , 大破秦 兵 一节 ,这是 旧时代 爱用 大 团 圆的  手 法 ,的确 是违 背 史 实。写 历 史作 品 ,在无 背情理  的 范 围内 ,本 来可 允许增 减 。……但 如 ( 部 聂政  ( 全
那样把 悲剧 改 为喜 剧 ,的确是 大成 问题 。 照 艺术 的 

的氛 围气 ,而缺 乏 积 极性 。就 是最 积 极的 一个人 格 
如鲁 大海 ,入后 也 不 免要 阴消 下 去 。作 者 如要 受人  批评 ,最易 被人 注 意到 的怕就 是这 些地 方吧 。 ”他希  望曹 禺能 给悲 剧注 入积 极 的成 分【 。     看来 ,乌云 密布 是肯 定不 行 的 ,多云 转 阴也是 
不行 的 ,如 何描 写 这 晴 朗的天 空 的那一 片 云呢 ,这 

性质 来讲 ,悲剧 是 更感动人 的 东西 ,教 育 意义 更 大。  

聂政故事之得以流传 ,其原 因在此。改成喜剧 ,会  把故事的原有意义完全失掉 了[ 。 2   1  
即 使在 新 中国成立之 后 , 他还 这样 说 过 :“ 我们 
今天 中国 的革 命是 胜利 了,但我 们不 能说 , 以后 的  戏剧 便 不 要演 悲剧 了,而一 律要 演喜 剧 ,要在 舞 台  上场 大 团 圆。 l2 ”【 J   弱不过 ,他很难 得 这样 说 。   然 而 ,建 国后 ,可 谓是 鸟语 花 香 ,莺 歌燕 舞 ,  

“ 可是 一个 大 问题 ” 。郭沫 若 的解 决办法 是 :“ 多云 

转晴 ” ,也就 是 在作 品 的后面 “ 一 条光 明的尾 巴”  拖 。 “ 看 写悲 剧就 必 须透 示 出转 为 喜剧 的气 势 。负 >  我 正 是一 时性 的,正 >负是 必然 的 前景 。 以前有 人 反 
对在 作 品后面 ‘ 一条光 明的尾 巴’ 拖 ,看来 应该 是必  要 的 。要 根据 这样 的必然性 去 写悲剧 。 6   ”[姗 1 关 汉 卿 便 是 这其 中 的代 表 ,“ 问斗 争 是 多 么  不 复 杂 、艰辛 ,不 问封 建压 迫 多么 强大 ,关 汉 卿总 是  描 写 出这些 不 幸者 的乐观 和信 心 ,总 是让 他们 在最  后 获得 胜利 。… …人 道主 义和 乐 观主 义精 神 ,在 关  汉 卿身 上是 统 一 的 。现 实主义 和 浪漫 主义 精神 ,在  关 汉卿 作 品 中也 是统 一 的 。 6  ”【9他那 条 “ 明的尾  J 光

处 处乐 观 ,天 天 向上 。“ ”成为 郭沫 若 笔下最 重 要  笑
的表 情 , 他 的作 品中 ,“ 娥大 姐早 就有 回 国 的愿  在 嫦 望! ”黛 玉妹妹 也不 再愁 堆眉尖 了 ! 眉冷 对 的鲁 迅  横 笑 了 !悲 切控 诉 的莎 士 比亚 笑 了 !忧愤 绝 望 的屈 原  笑 了! “   带着浓 厚 的感伤 情调 ”的郁 达 夫笑 了 !  

虽 然那 么 多 的文 艺家都 笑 了 ,社会 主 义 的 “ 欢  乐 颂 ”也 奏 响 了,但 并不意 味着 这个 社会 诸 事 圆满 ,  
万 事 如 意 ,正 如他 所 说 :“ 管一 个新 的社 会 诞 生  尽 了 ,可 是 这 新社 会 中也会 产 生他 的 阴暗 面 。 2 有  ”L  

巴 ”跟 彗星 一 样 ,在 黑 夜 的天幕 上一 扫而 过 ,给 人 
以短暂 的 明亮 。  

三 、 一 生 最 厌 恶 最 憎 恨 的 就 是 虚伪 造 作  我
郭沫若 对 自己的创 作有 过若 干 次痛切 的 自我 否 
定 。这些 否 定大 致 可分 为两 类 :一 类是 基 于 “ 治  政 标 准 ”的 自我否 定 ,不 合党 的 要求 嘛 ;一类 是基 于  “ 术标 准 ”的 自我否 定 ,不 合 艺术 的要 求啊 。可  艺

阴暗面 ,并 不可 怕 ,也不 异 常 ,可 怕 而异 常 的 是我  们 如 何看 待 知识 分 子对待 阴 暗面 的态 度 ,郭 沫若 虽 
然 并 不讳 疾 忌 医 ,但 也不 容得 你一 味 暴 露 、一 味批  评 ,这 就 叫要 正确 处理好 人 民 内部 矛盾 。   怎样 才 是正 确 的态度 呢 ?那就 是 ,春色 满 园花  胜锦, 黄鹂 只 拣好枝 啼 , 他说 :“ 何矛 盾 都可 以写 , 任  

以说 ,他 的公 开 的政 治层 面上 的 自我 否定 是对 革命 
事业 的 自觉 ,因 为他 是一个 “ 战士 ” ,而他 的私 下 的  艺术 层 面上 的 自我 否 定是 艺术 良知 的复苏 ,因为他  是一 个“ 作家 ” 前一 种否 定体 现 了他政 治上 的盲 目, 。   后 一种 否 定则 反 映 了他 艺术上 的 良知 。前 者 我们 熟  知 ,后者 我 们忽 视 。   我 们且 看 他 艺术 上 的 自我否 定 ,并 从 中看 出他  那 战 斗 的、宣 传 的艺术 观所 带 来 的彷徨 、 矛盾 以及  他 那真 实 的 内心 。  

但 必 须采 取 革命 的立场 ,不 能把 人 民 内部 的 问题 ,  
写得 太 灰色 ,那 样 就等 于泼 冷水 。人 民 内部矛 盾 处 

理得 不好 ,作 家会把 自己转化成 敌人 。 6∞郭沫 若  ”【3 】
在 回答 《 民文学 》关 于文 学 作 品如何 表 现人 民 内 人  

部 矛盾 这 一 “ 不容 易解 决 ”的 问题 和表 现 人 民内部  矛盾 该 掌握 怎样 的原 则 时说 :“ 果 你 肯 定非 的一  如
面 ,那 完 全 是错误 。又如 果你 把非 的不 合理 的方 面 

强 调得 过 分 ,灰 色 的成分 就会 增 多 ,人 们也 不会 欢  迎 。鲁 迅 的 《 阿0正传 》 ,在 当时 的历 史条件 下起 了 
很 大 的作 用 ,但 是如 果 今天 再 强调 阿Q那 样 的人 ,  

以艺 术 的标 准 来看 ,他 对 他那 些 应时应 景 的大  字报 和宣 传 单 式 的创 作颇 为懊 悔 。郭 沫若 曾和一 个 

就 会成 问题 ,而 且 已经不 现 实 了 。在 那 个 时候 强调  阿O的消 极方 面并加 以夸大 ,作 为我们 憎 恨 的对象 ,  
能 够 发挥 很 强 大 的革 命作 用 。在 今天 就 不 行 。所 以 

叫陈 明远 的 “ 小朋友 ”成为心灵上的至交 ,他们常 
常谈 诗 论文 ,互通 心 曲,郭沫 若 真 实 的火花 也便 偶 
尔会 在虚假 的天 幕上得 到 一瞬 的呈 现 。  

我 有 时想 ,今后 写喜 剧 是没 有 问题 的 ,悲 剧 的写 法 

15 年5 3 日,郭沫 若 在信 中说 :“ 实 如你  96 月 0 确

J u a o  E T S ca S i cs dt n A g2 0 ,o.1 . o r l f S C( o i  ce e  io ) u . 9V 1 No4 n   U l n E i 0 1,  
所 指摘 的 :《 新华 颂 》里没有 多少 ‘ 诗意 ’ 。我 自己  还 要 加 上一 句 : 甚至 没 有 一 首 可 以称 得 上 是 ‘ 新  诗 ’ … …我要说 , 二十 多年来我所 发表 的许 多所  ! 近

发急。我想写诗 的时候 ,每每苦于力不从心【 叭  2 。 j 】 您对于 { 花齐放》的批评是非常 中肯的。尽  - f 管 ( 花齐放》发表后博得一 片溢美之誉 ,但我还  ( - f

谓的 ‘ ’ 诗 ,根本就 算不上 是什 么 文艺作 品 ! 都是  这
我 的真心 话 。 2 ”[ 1 以艺术 的标 准全 面否 定 了 自己   他 的文艺创 作 了 ,这 是他 的 自知 之 明,这也 可 以算是  他 的另一种 “ 书 ”论 。 焚   正如他 自己所 承认 的那 样 ,“ 老郭 不算老 , 多  诗

没有糊涂到丧失 自 知之明的地步。……现在我 自己   重读一遍也赧然,悔不该当初硬着头皮赶这个时髦 
[1 9 21   0

至于我 自己,有 时我 内心是很悲哀的。我常感  到 自己的生活 中缺乏诗意,因此也就不能写出好诗 
来。我的那些分行的散文,都是应制应景之作,根  本就不配称为是什 么 “ ! 诗” 别人 出于客套应酬,从  来不向我指 出这个问题 , 但我是有 自 知之明的。   ……
我要 对你 说 一 句发 自内心 的真话 :希 望你 将来 校正  ( 《 沫若 文 集  的 时候 ,把我 那 些应 制应景 的分 行散  文 ,统统删 掉 ,免得后 人耻 笑 !…… 回顾 我 的过去 ,  

好 的少 ” 造 成他 的创作 出现质 量大滑坡 的原 因正在  ,
于他 所发 誓要努 力的方 向— — “ 习主席 毛 ” 学 ,这真  是 南辕 北辙 ,老 郭本 来就走入 艺术 的歧 路 了,这 并  不 可 悲 ,而 可悲 的是 反认歧 路是 正途 , 以至 于他 一  错 再错 ,离 艺术的 宫殿 越来越遥 远 了。   他 只知 道他走 错 了 ,如何 纠错 ,他 却不 知道 ,   或者说 ,他知 道而 不敢走 。1 5 年9 1 日,他在给  96 月   1


个 清 华大 学 生 的信 中这 样 说 :“ 年 来我 简 直把  几

我对于 自己发表过的 “ 诗”已经没有 多大兴趣 。任  它们 作 为历 史的 陈迹 , 自生 自灭吧 【 。     】  
久病 成 医 的郭沫 若深 知 自己病 症所 在 ,他 是 矛  盾 的,分裂 的 ,他 内心渴 望赤 子之心 般 的真诚 无 欺 ,   但又不得 不戴 上艺术 的假 面具在 文艺 界执撑 帅旗 。   去伪 饰 ,求真 实 ,是 他最 平凡 的 ,也是最 重 要  的 ,最 容易 的,也 是最 难 的艺 术标准 。12 年 1 月4 91 1  

笔砚 抛荒 了 ,几乎什 么也没 有 写 。别人 依然 把我 当  成为 ‘ 作家 ’ ,又是 ‘ 学者 ’ ,其 实我这 个两栖 动物  实在 是有 点惭愧 了。文艺作 品 既写不 出来 ,学术 研  究也毫 无表现 。 2 五十年代 ,他在致 “ ”1 1   祖平 ”的  信 中说:“ 下对我 ,评价过 高 。我 自内省 ,实毫无  足 成就 。拿文 学来 说 ,没有一 篇作 品可 以满意 。拿研  究来 说 ,根 柢 也不踏 实 。特 别在 解放 以后 ,觉得 空 

日,他 在为 《 雪莱 的诗 》写的 序 中说 :“ 风不 是 从天  外来 的 。诗不 是从 心外来 的。不 是心 坎 中流 露 出 的  诗通不 是真 正的诗 。 31 正 的诗 都是心底 流 露 出 ”【 5 1真 2  
来 的,话说 得 多好 啊 。1 5 年 l 月 l 日,郭 沫若 对  94 2 9 “ 小诗人 ”陈 明远说 :“ 想 ,正 因为你现在 写 诗只  我 是 自然 流露 ,不 是专 为发 表 ,你才 能 写 出好 诗来 。  

虚得 很 。政 治 上不 能有所建 树 ,著述研 究 也完全 抛  荒 了,对 着突 飞猛进 的时代 ,不 免瞠然 自失 。 2H ”I    1
面对 时代 的“ 急转 弯 ” 就是连 他这个“ 喇 叭 ” , 党 、   “ 文化 班头 ”脱 了鞋 子跑都 赶不 上 ,其 他知 识分 子  之 “ 瞠然 ”更是 可想 而知 了。相对 研究 来说 ,创 作 

的情 况 更糟 糕 ,“ 历史 研 究方面 的东 西 比起 文 艺  在 上 的写 作来似 乎要好 得一点 。 3 在他 看来 ,创 作  ”1  1
实在是一 塌糊 涂 了。  
早在 15 年 l 月2 日,他 在 《 90 0 7 郭沫 若选集 》 的 

写诗最 要 紧是一 个 ‘ ’字 ,来 不得 半 点的虚情 假  诚 意、 矫揉造 作 。 [6 还对 陈 明远 说 了一句不 是 “ ”2 9 1他 客 
套 ”的话 ,即 “ 才是 我的老 师 ” 你 。类似 的话还 有 :  

古今 中外有 过许 多所谓 的 “ 人” 诗 ,他们 写 作是 

自序 中便 这样 说:“自己来选 自己的作 品 , 实在 是很 
困难 的事 。每篇 东西在 写 出或 发表 的 当时 ,都 好像  是 很得意 之 作 ,但 时过境 迁 ,在今天 看起 来 ,可 以  说 没有 一篇 是 能够 使 自己满 意 的 。 3 1 5 年 9 J ”[ 9 5 Y 1    

专为写给别人看的,他们 费尽 心机 ,搔首弄姿,但  可惜写出来的东西很 少有人爱看;他们的致命伤是  个字 :假 !天然 的诗 ,那 些如 同晨 鸟 的歌 声 一样 


1 日, 对 陈明远说 :“ 2 他 多年 以来 ,我 自己不仅 没有  写 出什么 像样 的诗 歌作 品 ,而 且几乎 把文 艺都 抛荒  了 。,J ,I 2  他和 “ 祥林嫂 ”一 样 ,一遍遍 地诉 说着 “ 诗 
人 之死 ” 。  

可爱的诗 ,尽管最初不是 为了发表,但却会成为传  世的珍品,它们 的秘 密主要也在于一个字:真I ! z   J 的
后来 , 甚至 说 ,“ 他 我一 生最 厌恶最憎 恨 的就 是  虚 伪造 作 。不过 ,我们 自己有 时也不 幸 沾染 了这 种 
恶习。‘ 出污 泥而 不染 ’只 是形 容罢 了 ,… …如果 大  家都 回复纯 真 的童 心 ,那 多么好 啊 。不要 有 这么 多 

曾有 人称 我为 “ 社会 主 义的哥 德 ” 更希望我 “ , 写 

出二十世 纪中国的浮士德”来。这若不是开玩笑,   就 是一种 嘲讽 罢 。没有 多 大意思 ……【9 2  】
近年来我常感到 自己确是走入老境 ,心里也在 

的假面具,这么多装腔作势的表演。大家都恢复赤  子之 心吧 !纯 真 、朴 实 ,那 是 诗歌 的最 美境 界 ,也  是人 生 的最 佳境 界 ,让 我们 永 远 去追 求 它 吧 ”11 8  1  

J un l f S C( o il c n e  dt n Au . 0 ,o.1 . o ra o   T S c   i c s io ) g 0 9V 1 No4   UE aS e E i 2 1,  
这 是 内心 对真 ,对 诚 ,对 美 的呼 唤 !他厌 恶 那种 艺 
术 上 的假话 、套 话 、空话 。他在 私下 说 :“ 些所 谓  一 的文 艺界 头面 人物 ,带头 败坏 ‘ 实 主义 与 浪漫 主  现 义 相 结合 ’的名誉 ,把 现 实主 义 丑化 为板 起 面孔 说  教 ,把 浪 漫主 义 丑 化 为 空洞 的豪 言 壮 语 。 ‘ 有 好  上 之 ,下必 甚焉 。 ’不仅可 笑 ,而 且可 厌 ! 话 、套 话 、 假   空 话 ,是新 文艺 的大 敌 ,也 是新 社会 的大 敌 。  4 ” 4   1 6 年 ,3 99 月、5 间郭沫 若根 据 日本 学 者 山宫  月 允 编选 的 《 诗 详释 》一 书选 译 了部 分 诗 ,该 诗集  英 萃 录 了英 、美 诗 人短 诗六 十首 ,郭沫 若选 译 了其 中  的五 十余 首 ,这 是郭 沫若 建 国后 唯一 的译作 ,也是 
【】贾振 勇.郭沫若的最后2 年 [ .北京: 中国文 史出 1 9 MI  
版 社 . 0 5  20.

求 往往 与 “ ”是冲 突 的 ,郭 沫若 内心 正 是被 这一  真 冲 突所 撕裂 着 。  

参考 文献 

[]黄 淳浩.郭沫若书信 集: 下) .北京:中国社会 科  2 ( [ M】

学出版社, 9 2 19.  
[】郭沫若.郭沫若集外序跋 集[ .成都:四川人 民 出 3 M】  
版 社 .1 8 . 9 2 

他 一 生 中最后 一 本译 作 。与其 说 他是 在 翻译 ,毋宁 
说 他 是在 寻求 艺 术之 真 。他在 欣 赏 的时 候 ,随 手写  下 的 一些 评语 ,他对 “ 畔诗 人 ”华 兹 华斯 的 《 湖 黄  水 仙 花 》评 道 :“ 诗也 不高 明 ,只 要 一 、二段 就够  这 了 。后 两段 ( 别 是最 后一 段 )是 画蛇 添足 。板起  特


【】郭沫若 全 集:文 学篇 ( O 【 .北京 : 民文学  4 第2 卷) M】 人
出版 社 .1 9 . 9 2 

[】郭沫若 全 集:文 学篇 ( 1 卷) .北京 :人 民文学  5 第 6 【 M】
出版 社.1 8 . 9 9 

[】郭 沫若全 集:文 学篇( 7 【 .北 京:人 民文学  6 第1 卷) M】
出版 社 . 9 9 18 .  

个 面 孔说 教 总是讨 厌 的 。 ”他对 《 》评 道 :“ 虹 肤 

浅 的说教 ,未 免可笑 。,3 姑且 不论 他 的评价 是否  ,I J   得 当,但 可 以看 出,他 讨厌那 种 “ 浅 的说教 ” 肤 。   可 以看 出 ,郭沫 若 的 为文 、为 诗 、为 人主 张其 

【】郭沫若 .关于 曹禺的< 雨>A】 7 雷 [ ,转 自黄侯 兴.郭沫  若文艺思想论 稿【 .天津:天津人 民 出版 社, 9 5 M】 18 .  

[】陈 明远 .追念郭老 师【 .新 文学史料 ,18 () 不  8 J ] 9 24:【
详1  

实正 在于 “ ” 真 ,而一个 以党 派利 益 为宗 旨的政 治要 

Co lito   t e   ltc a   nd Lit r t ur G uoM o r nf c i nsbe we n Po ii i n a   te a e :   . uo’  S

Co f so     RC n u in。 P i n
CHEN  a — a   Zh n bio

(h n h i ies y S a g a 2 0 3   C ia  S a g a Unv ri   h n h i 0 2 5 hn )   t  
Absr c :As apo iii n ta t     ltca .Guo M o r u’ ie a y o nin de e o e   r   x r me y a trt  o nd to   fPRC.   —o slt r r   pi o   v l p d mo e e te l   fe  he f u a i n O    

He a v c t d t a   o i c   s  u d   i n   n   i n   s  mb d  h   o r c  o i c . d r t i i r r     d o ae   tp l i s mu tg i e wrt g a d wr ig mu te o y t e c re t l i s Un e   s l e a y h t i t p t h t
t e r lt r r   h ul sn   i ht s  n  e us  o e po e d r ne s Asa lte a e ,Guo M o r o l k d f r r   h o y, ie a s o d i g brg ne sa d r f et   x s   a k s .    it r tur y   -u  oo e  o wa d

t   av t ,a h r  a e e s i  e r.He f I i t  u S f i t n n   h g i   a s d b  h   o fit n b t e   o n i ee b o s f k n s n h at   e l n o f S ,a f c i ,a d c a r c u e   y t e c n l i   ewe n   l o n co p l i in a d l tr t u  f r h   u d t n o   RC. o i ca   n   t ae r t   e f n a i   f t ie a e t o o P  

K e   o d : oM o ro p l iin  ltr tu ; ie t  o f so   yW r s Gu   —u ; o i ca ; i eae r d ni c n in t t   y t u

编辑



波 


搜索更多“政治家与文学家的冲突和纠葛——建国后郭沫若的身份困惑_图文”

学习资料共享网 | 兰溪范文 | 伤城文章网 | 省心范文网 | 酷我资料网 | 海文库 | 学习资料共享网 | 兰溪范文 | 伤城文章网 | 省心范文网 | 学习资料共享网 | 兰溪范文 | 伤城文章网 | 省心范文网 | 酷我资料网 | 海文库 | 学习资料共享网 | 兰溪范文 | 伤城文章网 | 省心范文网 | 学习资料共享网 | 兰溪范文 | 伤城文章网 | 省心范文网 | 酷我资料网 | 海文库 | 学习资料共享网 | 兰溪范文 | 伤城文章网 | 省心范文网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热门 |
网站地图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伤城文章网 5xts.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伤城文章网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3088529994@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