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城文章网 >  > 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论与文学

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论与文学


收稿日期:2001-03-11 作者简介:谢建文(1964-)湖北荆州市人,湘潭大学副教授,上海外国语大学博士生,主要从事 现当代德语文学研究. 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论与文学 谢建文 (上海外国语大学西方语学院,上海 200083) [摘要]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说,历经百年沧桑,影响甚巨,也积毁三尺. 只是与文学相联系时, 它开掘俄狄浦斯情 结,死欲和白日梦之类,以反传统的崭新视角和突入文本无意识层的深度,长久地惠及文学批 评与文学创作等. [关键词]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说;文学 [中图分类号]I10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7-6271(2001)03-0095-03 Sigmund Freud's Theory of Psychoanalysis and Literature XIE Jian-wen (Western Languages College,Shanghai International Studies University,Shanghai200083,China) Abstract:Freudism has had great influence onmany of scientific domains,yet it has sufferd sharp criticismboth from its supporters and from its opponents since itwas founded about a hundred years ago. Being related to literature, it probes into Oedipus Complex, Death Instinct and Day Dream etc. Therefore, it has persistently benefited literary criticism and literarywritingwith its antitraditional viewpoint and its thoroughgoing studies of text-unconsciousness. Key words:Freud; psychoanalysis; literature 一 弗洛伊德(以下简称弗氏)的精神分析学说以及由此发 展而成的弗洛伊德主义,历经百年沧桑,渐成老套而又历久 弥新.这就是所谓悖论.弗洛伊德主义过于庞杂,故今天的 题目仅限于弗氏的精神分析学说.弗氏的这一理论建构,无 论是作为知识的一个起点或理论的一种方法,还是作为新的 理论假说否弃或扬弃的对象,都是难以避开的,因为它的影 响是如此之深远,虽然举如其中的无意识学说,并不象弗氏 自己所宣称的那样是继哥白尼,达尔文之后的第三大发现, 但 20 世纪的医学,心理学,哲学,社会科学,文学艺术乃至神 学都免不了要与它产生这样或那样的联系.也就是说,精神 分析学说对人类的观点和观点之外的东西产生了巨大的冲 击力.但另一方面,我们不免又看到,当弗氏的精神分析学 说呈现为体系化,表现出某种程度的封闭性与自足性时,当 这一学说离经叛道的泛论和死欲论使人类震悚的时候,尤其 是当这一学说被弗氏雄心勃勃地要超越精神治疗和心理学 范畴而推向广阔的社会,历史领域时,精神分析理论又经受 了这样那样的遭际.先是他的门徒阿尔弗雷德阿德勒和卡 尔荣格不满意了,以至与他分道扬镳.前者创立的"个体心 理学派",以"优越感"作为人格的总目标,以对自卑感的超越

达成对优越感的追求;后者同样反对弗氏对性欲的夸张,将 无意识深化一层,分析出个人无意识和集体无意识,发展出 集体无意识说或原型说,且进一步将弗氏的"性力"概念扩大 为普遍的生命力,创立了性格类型说.继而又有精神分析学 派的赖希企图将弗氏的学说同马克思主义相结合,而作为 "新弗洛伊德主义"重要理论家的埃里希弗洛姆也不忘"结 合"的阐释,建立了人性理论与心理革命理论.法国人拉康, 作为精神分析学在法国的主要代表,提出回归弗洛伊德的口 号,实际上是旧瓶装新酒,意在重写弗洛伊德.他将现代语 言学(主要是结构主义语言学),哲学与诗学中的语言研究引 入了精神分析理论.而弗德里克詹明信,当代西方马克思 主义文化领域的风云人物,后现代文化理论的主将之一,与 前述诸公不同,既在门墙之外,便毫不客气地指出,弗氏的心 理分析模式也在后现代主义要削平的四种深度模式之列. 他写道:"然而,它(指弗氏的心理分析模式———笔者)同样受 到当代理论的激烈攻击,例如,我前面提到过的德路兹和瓜 塔里的那本书就对心理分析的模式作过诋毁,特别是米歇尔 福柯在他著名的《性的历史》中提出彻底丢弃弗洛伊德关于 压抑的观念"[1].弗氏的批评者名单,当然还可继续开列下 去.这帮人质疑弗氏心理学一系列具体命题和其社会文化 95 学说的科学性质,颇值一提[2].只是此处不再展开来评述. 二 本文选取的角度为弗氏与文学的关系.美国学者莱昂 内尔特里林认为,"弗洛伊德影响文学;文学也以同样的力 量影响弗洛伊德. "[3]这论断大抵是正确的.仅就文学影响 弗洛伊德而言,弗氏认为文学家们领悟了"隐秘动机"在生活 中的作用,是将之引为自己学说的"先行者和合作者"的[3]. 在弗氏与文学的交互关系里,笔者提取俄狄浦斯情结,死欲 和白日梦这几个关键词,拟从弗氏自文学中采例验证俄狄浦 斯情结与死欲着手分析和从其《诗人与白日梦》(1908)一文 提出另一类文学起源说展开讨论. 先谈俄狄浦斯情结.俄狄浦斯情结,按照弗氏的理解是 一个人在 3—6 岁时的他恋期植下并相伴终身的.它总是寻 隙而出,得便发作.为了自己理论营构的需要,弗氏常躬身 于文学.在证实俄狄浦斯情结深刻的存在时更是如此.索 福克勒斯的《俄狄浦斯王》,特别是因为弗氏的诠释,当是众 所周知的了.俄狄浦斯的弑父娶母,被弗氏读解出的不是神 谕和命运对渺小人生的强力压榨,而是童年期被压抑而始终 逃不出的恋母情结,也就是加诸于母亲的性本能在作怪.在 《哈姆雷特》一剧中,弗氏的眼光也是与众不同.对哈姆雷特 的分析,有歌德的哈姆雷特智力过于发达而致行动蒙蔽说和 一般所认为的王子性格优柔寡断说,但弗氏指出,哈姆雷特 根本不是没有行动能力的人,其肩负复仇使命(受其父鬼魂

所托付的使命)时的犹豫不决,不在于他没有能力向杀其父 亲,篡其父位,娶其父妻的人复仇,而在于此人所实现的,恰 是他童年时不得遂的心愿,于是对仇人的恨转化为对自我的 谴责.铲除仇敌,等于夺己之命,哈姆雷特焉能不踌躇而痛 苦?陀斯妥耶夫斯基的《卡拉马佐夫兄弟》是弗氏推崇倍至 的一部小说.其中老地主费道尔卡拉马佐夫被其仆从斯米 尔加科夫杀死的情节,被弗氏拎将出来,考证出老地主之长 子德米特里为争夺艺妓格鲁申卡有杀父动机,却不料那仆从 先施一手,替德米特里了断了杀父之念.最有意思的是,弗 氏在分析陀斯妥耶夫斯基的人格时,竟将创造性艺术家,精 神病患者,道德家和罪犯集于作家一身.其中罪犯一说,成 立于《卡拉马佐夫兄弟》中父亲被杀与陀氏本人父亲被杀之 间存在的显见的联系.按照弗氏的分析,陀氏的昏睡症,正 意味着陀氏盼其父亲死去的动机[4].从《俄狄浦斯王》到《哈 姆雷特》再到《卡拉马佐夫兄弟》,三部作品相隔两千年,竟涉 及同一个主题,即"为一个女人进行情杀" .弗氏以为这绝非 偶然,乱伦的主题正意味着在人的无意识领域里"蛰伏着带 有这种动机的本能冲动"[5].本能冲动在此就是俄狄浦斯情 结.是后者在兴风作浪.倒是有些奇怪,弗氏对其同乡卡夫 卡却未作什么研究.如果读了卡夫卡致父亲的那封信,或 《诉讼》之类的作品,内中或隐或显的父亲形象,想必是能引 得弗氏大发议论的.莫非是卡夫卡彼时远不如其身后名满 天下的状况,让弗氏与这绝佳原精神分析学材料失之交臂? 倒是卡夫卡———依特里林的观察———"有意识地探讨了弗洛 伊德关于罪与罚,梦,以及惧怕父亲的概念. "[3]这立论的根 据虽未见之于特里林的论文,但源出应当不外乎卡夫卡《致 父亲的信》《判决》《变形记》和《诉讼》等作品. , , 再谈死亡本能.死亡本能被界说出来,未始不是一桩好 事.它反过来促使人们珍惜爱欲.死亡是弗氏《三个匣子的 主题》(1903 年)一文中的主题.弗氏这回是从莎翁的另一部 著作即《威尼斯商人》中提取了材料.鲍西亚遵父命排定金, 银,铅三个匣子,令三个求婚人挑选,前二位分别选取金,银 二匣,第三位则挑了铅盒.偏偏是这第三个求婚人赢得了姑 娘的青睐.这个被挑选的第三,引起了弗氏莫大的兴趣.他 广泛征引古往今来的文学范例,最后落脚于由时序/季节女 神演化而成的命运女神.众所周知,命运女神分别是织出生 命之线的克洛托,决定生命线长短的拉克西丝和斩断生命之 线的阿特洛波丝.阿特洛波丝排行第三,却是内中最决断也 最无情的女人[4].这"第三个女性,苍白,缄默或最最可爱 ……"[6].稍稍回溯一下既往各种形态的叙述,总被挑选的 也恰恰是第三个匣子,第三个女儿,或第三个别的什么,而这 第三个正是死亡本身.死亡,"从基督教观点来看又可爱,又 富有",居然"又仁慈",而且被认为是代表着"探索者在生命 本身的伟大冒险后的回归"[6].人类避讳的心理与想象的补

偿,甚至还常常虚幻地给死神被之以楚楚动人的爱神形象. 死神神秘似又是必然地牵住了人类的睇盼. 最后谈谈白日梦与文学的问题.在《创作家与白日梦》 一文中,弗氏提出想象活动的最初踪迹,应追溯至孩子最热 爱,最全神贯注的游戏活动.孩子以自己的想象和创造性来 安排游戏中的诸般事物,把自己万般的认真和全部的热情交 付给他欢乐的游戏世界[4],既乐于将假想的事物与情景同现 实生活中可见,可触摸的东西相联系,又能将游戏世界与现 实区分开来.而"充满想象力的创作形式"也就是游戏.它 一方面"要求与可触摸到的物体产生联系,要能表现它们", 另一方面,"那个充满想象的世界的虚构性"又要求作家讨诸 游戏的继续与替代———幻想[7].幻想虽然抛弃了与真实事 物之间的联结,却与游戏一样产生于未满足的愿望,只是具 有秘不示人的隐匿性.至此我们不防套用一下拉康的句式: 由压抑情结生发出来的幻想是与孩子的游戏同构的.幻想 的虚无缥缈性便是白日梦了.白日梦于梦幻者和于作家的 要求是两样的.那些以创造而非现成的材料进行写作的作 家只有对白日梦加以改装,方能凝结成作品,也才可激起愉 悦.这种改装的技巧与性本能冲动在梦中的四种改装途径 不同[8].它通过弱化自我,借助一种纯粹的形式来达成白日 梦最终的功效———释放读者内在的压力.依弗氏之言,则为 "作家经常通过乔装改扮,来弱化白日梦的自我主义性质,它 并且贿赂我们,于表现它的白日梦时,提供一种纯粹的形式, 即审美的快感.这一提供给我们的形式快感,目的是为引发 源自心灵更深处的更大愉快……文学的真正快感,就来自我 们心灵中张力的释放. "[4]读者从作家的作品中读出了自己 的白日梦,却又不必"自我责备或害羞"[7]. 把白日梦作为文学的源起,以为文学是白日梦的升华, 姑不论其科学性如何.但弗氏看到了孩童游戏及至白日梦 96 长沙电力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的虚构性与文学创作本质性的虚构性的相通处,立的是一家 之言.白日梦源出说又何防添列于摹拟说,再现说,表现说 等等之后? 三 弗氏除了从文学乃至艺术中求得其理论的验证外,更主 要的目的当然是试图将精神分析学用之于文学与艺术.在 实施的过程中,他还是具有清醒的自省意识的.他既明白一 部文学作品除了内涵着心理学的取向外还兼备社会取向等, 警告精神病学家不要"把一切庸俗化",也就是点明了精神分 析学的非排他性,又承认他自己的工作只限于讨论艺术的内 容而不涉及艺术的形式,还自谦精神分析学"关于美简直是 最最没有发言权的"[3].他认为精神分析学方法能做的两件 事只是:"解释艺术作品的'内在意义'与解释艺术家作为人

第 16 卷

的气质"[3]. 换一个角度看弗氏与艺术的关系,很触目的则是"轻蔑" 的断言.特里林认为弗氏讨论艺术时持一种"轻蔑"态度. 其理由是弗氏把艺术降格为"一种替代性的满足",指认艺术 为"与现实对立的幻象",而幻象又仿佛"麻醉剂"[3].这据称 是客观效果所形成的"轻蔑"态度,与前述弗氏"主观"的自谦 不免矛盾.要知道,弗氏对艺术,尤其对文学是深怀敬畏之 心的(特里林自己也考证说弗氏"认为艺术是美好生活的真 正的魅力之一").难道是精神分析学与文学产生紧密联系 时前者的学科性质必然地决定了前者超凌于后者而生出一 份轻蔑?当然,"轻蔑"一说是否成立,还有待进一步的求证. 精神分析学于文学当然不只弗氏自述的一,二所为.它 对西方现当代文学和文学批评产生的影响无疑是极其深刻 的.仅就与弗氏的理论或多或少存在关联的众多作家而论, 德语文学圈子内能添列其间的就有托马斯曼,斯茨威格 等,后者的中篇小说《一个女人一生中的二十四小时》等,便 分明凸显着"性欲中心理论"[9],甚至还不妨包括被划归后现 代派之列的当代剧作家博托施特劳斯,只不过他是反其意 而用之,精细地勾描的是伴侣间的性无能问题等.甚或我国 文学创作界时下的所谓新新人类写作,似也可让人觉出对性 本能理论的恶意发挥.而据艾德尔更全面一些的认识,精神 分析对文学批评,对文学创造过程的研究,对传记写作和对 如何解释读者与作品的关系均作出了重要贡献.艾德尔在 《二十世纪世界文学百科全书》中就精神分析学与文学批评 的关系指出,精神分析学:1,从作品内部研究心理学因素并 揭示出作品中可能存在的原型与神话这两种模式;2, "使对 作品创造力的解释从作者生平转向了更有系统的想象过 程";3,有助于传记作家深入传主的无意识世界,从而把握 "内在于主体之中的矛盾和含混态"[4].类似的观点亦见之 于特里林的论述[3].王林教授则认为精神分析学不但为文 学批评中的心理学派开辟了新路,甚至还影响了"一些马克 思主义批评家"[10].前苏联学者 MM巴赫金与 BH沃洛 申诺夫也指出"在马克思主义者中也有弗洛伊德主义的热情 辩护士"[11]. 汉斯伯斯顿在《后现代世界观及其与现代主义的关系》 一文中,征引波尔里埃尔的观点道,"文学批评就是虚构,是 一个可与纯文学虚构相比拟的虚构化过程(波尔里埃尔 1971:29)"[12].视文学批评为虚构,这实际上是站在后现代 立场上对文学批评的一种本体论怀疑.它似乎涉及一个文 学批评既难以证实也无从证伪的问题.如果把对文学批评 的这种定位向泛言的理论模式引申,我们不妨说,理论极而 言之只不过是一种态度,一种对主,客观经验的把握方式,或 者一种假设,虽然我们不免同时又想到理论与实践的关系以 及理论的自我增殖问题.假若前述设定被认为是可接受的,

并以此心态来考察弗氏的精神分析学,则我们辩驳的激情也 许要稍减几分.而且,像詹明信的批评精神分析学忽视"诸 如作品与它的社会或历史语境的问题,或作品的意识形态内 容的重要地位问题"[13],正如从哲学角度指证精神分析学贬 抑意识与理性,夸大人的生物本能作用,忽视人的社会性那 样,应当说不无道理,或者诸如站在实验科学立场上对弗氏 理论所作的那些论断[2],也并非虚妄,但若能把握弗氏精神 分析理论本质性的解释学方法,且将精神分析学有所限制地 当作文学批评的一种模式,仅仅是一种模式来理解,则发现 它确能带给我们一些富于启发的东西,例如文本无意识层的 深度开掘,精微的心理学的读解方式,或者超功利的评价态 度.这些应当是它和文学遭遇后闪射出来的别样魅力吧. [参考文献] [1]詹明信.现实主义,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A].詹明信.晚期资本 主义的文化逻辑[C].北京:三联书店与牛津大学出版社,1997. [2]王小章,郭本禹.潜意识的诠释[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98. [3]莱昂内尔特里林.弗洛伊德与文学[A].卡尔文斯霍尔等.弗洛 伊德与文学[C].长沙:湖南文艺出版社,1986. [4]陆扬.精神分析文论[M].济南:山东教育出版社,1998. [5]顾闻.弗洛伊德文学思想中的几个重要观点[A].卡尔文斯霍尔 等.弗洛伊德与文学[C].长沙:湖南文艺出版社,1986. [6]诺曼N霍兰德.后现代精神分析[M].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 1995. [7]S弗洛伊德.创作家与白日梦[A].卡尔文斯霍尔等.弗洛伊德 与文学[C].长沙:湖南文艺出版社,1986. [8]S弗洛伊德.梦的解析[M].北京:作家出版社,1986. [9]高中甫.卷首语[A].高中甫.茨威格文集(卷 1)[C]西安:陕西人 民出版社,1998. [10]王林.论弗洛伊德的文学观点及其对西方现当代文学的影响 [A].卡尔文斯霍尔等.弗洛伊德与文学[C].长沙:湖南文艺出 版社,1986. [11]MM巴赫金,BH沃洛申诺夫.弗洛伊德主义评述[M].沈阳: 辽宁人民出版社,1987. [12]汉斯伯顿斯.后现代世界观及其与现代文学的关系[A].佛克 马,伯顿斯.走向后现代主义[C].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1. [13]詹明信.拉康的想象界与符号界[A].詹明信.晚期资本主义的文 化逻辑[C].北京:三联书店与牛津大学出版社,1997. [责任编辑 李传书] 97 2001 年第 3 期 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论与文学


搜索更多“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论与文学”

网站地图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伤城文章网 5xts.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伤城文章网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